星云法师:学道者的魔障

编辑: admin 分类: 星云法师 发布时间: 2022-01-11 来源:互联网

  第一篇 五欲六尘
  第二篇 三毒五盖
  第三篇 生死烦恼


  第一篇 五欲六尘

  壹.五欲六尘的定义

  一般将夺取生命的恶鬼神称为“魔”,佛教将“魔”的意义延伸,凡是一切能杀害我们的慧命,不论是来自外界的障碍,或是由自己身心所产生的扰乱,都名之为“魔”,并且常常以“魔障”称之,以强调它们对圣道的障碍作用。

  我们在日常修道所遇到的第一重魔障,便是五欲六尘。什么是五欲六尘呢?

  欲,梵语chanda或rajas,指对于特定对象产生希望欲求的精神作用。五欲指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等五种欲望。《大智度论》说:“五欲无利益,如狗啃骨头。”又说:“五欲如逆风举火把,风吹焚自身。”“诸欲乐甚少,忧苦毒甚多,为之失身命,如蛾赴灯火。”这都是说明五欲之于人,为害甚大。

  六尘指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等六种境界,是能引起感官与心灵感觉、思惟的对象,因为它们具有污染情识的作用,有如尘埃一般,所以称为“六尘”。

  贰.五欲的内容

  一、财欲

  财,指世间一切的金钱财宝,是资养色身所不可或缺的资粮。所谓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,许多人迷信金钱的力量,因此用尽各种方法求取财富。但是金钱不是万能的,有钱不一定能买到安稳的生活,不一定能买到健康的身体,许多人被金钱所役使,毫厘必争,缁铢必计,到头来,身体弄坏了,反而无法享受努力的成果;有的人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财,却被不肖的儿女挥霍殆尽;此外,大水、大火等天灾,足以使金山银岛在一日之间化为乌有;过多的财富也往往成为盗贼及暴政觊觎的对象,甚至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。有钱,不一定能买到和乐的家庭,不一定能买到可贵的友情,许多人因为忙于赚钱,因而忽略了宝贵的亲情,无法善尽教养子女的责任;有些人则见利忘义,出卖朋友,甚至不惜铤而走险,作奸犯科,使自己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金钱能使人产生这么多的烦恼痛苦,所以,佛经里常用“毒蛇”来比喻钱财的祸患。尤其学道者,如果不能抗拒利养的诱惑,往往就会被金钱埋没理想,而无法坚持信心道念。

  俗话说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、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,一个在家修行的人不能没有钱财,否则如何孝养父母?如何安顿家庭的生活呢?何况修行办道、布施救济,都需要钱财作为助缘资粮。国家社会的各项发展,也需要丰实的国库作为后盾。而佛教本身必须提供弘法利生、医疗慈善、教育文化等服务来净化社会,造福人群,如果没有净财,又怎能成办这些佛教事业呢?因此,来路明白、用途正当的“净财”是佛教所容许的。

  二、色欲

  色,指世间的青、黄、赤、白及男女等色,能使人悦情适意。过去的富家子弟,在声色犬马中丧失了志气;现代的青少年朋友,在电动玩具、五光十色的感官刺激里迷失了自己。古今中外,有多少人在吃喝嫖赌中浪费了大好生命,断送了锦绣前程;多少英雄豪杰,在虚幻的美貌与空洞的爱情召引下,落得身败名裂,一无所有。美色好物,使人身心堕落,受苦无量。《摩诃止观》说:“色害尤深,令人狂醉,生死根本良由此也。”学道者想要从生死的牢笼中解脱出来,尤其必须戒之在色。

  人世间因为具备各种不同的人事地物,使我们的生活多采多姿;自然界因为拥有变幻莫测的森罗万象,而显得处处生机蓬勃。形色相状的千差万别,丰富了有情的心灵,也扩大了人类的心胸。多少美丽的诗篇,曼妙的歌舞,常常是在看尽千山万水后,由偶发的灵感所成;多少伟大的圣者,多少杰出的人物,往往是在纷纭的世界里,孕育出圆熟的智慧

  佛经所描述的西方极乐世界,黄金铺地,鸟语花香;东方净琉璃世界,富丽堂皇,令人神往;而佛陀说法时的通体放光,菩萨示现时的璎珞披身,在在都显示出修道成佛不一定要住茅蓬,著弊衣,庄严的色相也一样可以使人悟入真理。

  三、名欲

  名,指世间的声名,能显亲荣己,所以也是人们追求的欲望。俗话说:“荣誉是人类的第二生命。”追求名誉不但是人类的天性,也是一个团体进步的原动力。一个人如果连荣誉感都失去了,则生活如同行尸走肉,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?只是有许多人迷恋于名誉地位所带来的虚荣心、优越感,终日汲汲营营,殚精竭虑,甚至不择手段,强取豪夺,结果不但自己患得患失,形成精神上的负担,同时也造作恶业,引起现世的不安与来世的苦果,真是得不偿失。

  即使如此,我们也不必因而抹杀了名声的好处。“自古人生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先圣先贤所遗留下来的榜样令我们见贤思齐,是造成社会安定的力量,不正是声名远播、万世留芳的成就吗?社会上无论什么样的活动,只要社会贤达登高一呼,往往能发挥四方响应的效果。我们藉著称念诸佛菩萨的圣号,而得到得度的力量,诸佛菩萨但以一名,就能普度无数众生。只要心中没有名利心,名声是为了大众利益而拥有,也可以是成就菩提的助缘。

  四、食欲

  食,指世间的饮食众味,能滋长我们的色身。佛陀在雪山六年,由日食一麻一麦的苦行中,深深体会到人要生存,必须要以食物维持身命,否则就无法修行。于是,当佛陀证悟成道,在鹿野苑初转*轮时,对五比丘说:“一切众生,依食而住。”

  饮食本来是为了养身活命,但是人们却往往美食当前而不知节制,暴饮暴食,冷热互渗,结果损害了身体的健康。目前世界上现代化国家的人民普遍患有营养过剩、肥胖臃肿的毛病;也有些人非时而食,乘兴而食,破坏了肠胃的功能;更有许多人为了满足口腹之欲,在样式口味上力求变化翻新,甚至不惜杀生害命。千百年来,凡是天上飞的、地上走的、河里游的、山中爬的,都成了人类大肆捕杀的对象。长此以往,不但破坏了地球生态的平衡,遗祸后世子孙,也为自己种下日后恶业苦果的种子,诚可悲矣!佛教在二千五百年前就呼吁大家节制食欲,因此在丛林的清规里,订有食前作五种观想的条文,称为“食存五观”,其中“防心离过,贪等为宗”及“正事良药,为疗形枯”两种观想,正可以对治我们对饮食的贪欲。

  五、睡欲

  睡,指睡眠休息,能资养我们的身心。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,菩提路长,更需要适当的休息,否则倦怠无力,又如何学道修行呢?然而如果贪嗜睡眠,不但空过光阴,而且容易伤身丧志,使人性无法积极活动,成为障覆修道的惛眠盖。因此,佛教诸经论曾举出许多对治惛眠的方法,例如《中阿含经》卷二十〈长老上尊睡眠经〉中,佛陀告诉目犍连尊者,诵经宴坐时,如果昏沉欲睡,可以两手按摩双耳;或用冷水洗脸;或仰观天空星宿,以适神思;或至户外空地经行,守护诸根,待神识清爽时,再继续修持。

  在《遗教经论》中,举出昏沉欲睡的原因有进食、时节和心理三种因素。前二者属于生理的因素,可以精进来对治;后一项是心理因素,有两种对治方法:

  1.思惟观察:观察五蕴的生住异灭,时常心念无常的火烧诸世间,提醒自己把握光阴,努力习定修慧以求自度。

  2.守持净戒:以净戒对治烦恼,能于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等六境中安住,使精神不致惛重沉闷。

  关于消除疲劳的睡眠方面,佛制睡眠的时间,是从晚上十时至凌晨二时,与现代的医学卫生观点相符。在佛教里,搬柴运水、行住坐卧都是修行,睡眠自然也不例外。《毗尼日用切要》中记载:临睡时要合掌面西,观想念佛十声、或百千声、或万声,然后诵偈云:“以时寝息,当愿众生,身得安稳,心无动乱。”睡觉时右胁而卧,观想光明,这样修习纯熟了以后,不但能安稳入睡,而且在睡熟了以后,也能保持惊觉,不失正念。

  欲,依其追求的目的而言,可以分为善法欲和恶法欲二种。以正念来追求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,为善法欲,是精进求道的资粮;以邪念来追求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,为恶法欲,是步入堕落的原因,所以又称为“地狱五条根”。

  参六尘的内容
 
  一、色尘

 《俱舍论》卷一记载,色境有二种:

  1.显色:指显现的颜色,有青、黄、赤、白、云、烟、尘、雾、影、光、明、暗等十二种。

  2.形色:指物体的形状,有长、短、方、圆、高、下、正、不正等八种。

 《瑜伽师地论》卷一,在显色、形色之外,增加表色,使得色尘的分类更加完备。即凡是行、住、坐、卧、取、舍、屈、伸等种种动作形态,明显的表现于外,可以令人看见的,称为表色。

  二、声尘

  声尘,指耳根所能接收到的声波,是耳识所分别的对象。《俱舍论》卷一记载,声音大致可分为八种。依发声的物体有感觉与否,先大别为有执受大种因之声与无执受大种因之声。执受,是心、心所的异名。大种,指地、水、火、风四大种。凡是声音发自有情的四大种者,称为有执受大种因之声,如人的语言、拍手的声音等;凡是声音发自非有情的四大种者,称为无执受大种因之声,如佛陀以神通力变作化人的言语、录音带所发出的音声,或木、石、流水、落叶等所发的声音等。然后,再根据声音是有意义或无意义,而分为有情名之声、非有情名之声。更由不同物类发出的响声,给予人产生爱恶的情绪反应,又分为可意声、不可意声。

  三、香尘

  香尘又称香境,是鼻根所嗅的东西,鼻识所分别的对象。《俱舍论》卷一记载,香可分为四种:

  1.好香:指嗅了使人感到舒适喜悦,有益身心,并且能够增长福业者。

  2.恶香:指嗅了使人感到局促紧张,无益身心,并且不能增长福业者。

  3.等香:等,是均等的意思。不太强,不太弱,恰到好处者,称为等香。

  4.不等香:指太强、太弱,出于均等以外者。

  四、味尘

  味尘,指舌根所尝的味道,是舌识分别的境界。《俱舍论》说味有六种:甘、醋(酸)、咸、辛、苦、淡。《品类足论-辩五事品》则将味分为可意、不可意、顺舍三种。

  五、触尘

  触尘,指身根感觉的境界,是身识所分别的对象。《俱舍论》说触有十一种:坚、湿、暖、动、滑、涩、重、轻、冷、饥、渴。前四项属能造触,是依四大种(地、水、火、风)所产生的触,是一切触的所依;后七项属所造触,是因所依的四大种增盛程度不同而有所差异。

  六、法尘

  法尘指第六识(意识)所缘的对境,又名法处、法界。广义而言,指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世的一切诸法,也就是意根、意识对六尘全体的作用。

  由于六尘的关系,使我们在心里涌现好、坏、美、丑、高、下、贵、贱等分别妄想,所以六尘又名“六妄”;能衍生种种执著烦恼,令善心衰减,所以也称为“六衰”;能劫持一切功德法财,因此叫做“六贼”。

  烦恼如何产生?“色不迷人人自迷”,色是因缘和合而有的假色,它的自身并没有善恶的分别,是我们的眼根攀缘外境所造成的结果。因此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,情人不一定美如西施,只不过是眼识妄起造作分别而已。其它如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等尘所以会令我们起惑造业,莫不由于其它五根、五识向外驰求执取,而产生种种贪染爱著的结果。

  佛教特别举出六尘的过患,目的在于提醒修行者,要时时注意密护六根门头,不要被虚幻的外境所眩惑左右。

  肆结语

  无论是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等五欲,或是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等六尘,都能令我们流转六道,不过它们之所以造成祸害,并不在于其自身的不净,而在于人心的愚痴无明、贪爱染著。好比拳头的本身是没有好坏的,但是用来打人,就是坏事,必须立刻阻止;用来捶背,就是好事,不妨多多益善。经云:“法非善恶,善恶是法。”所以我们每天生活在五欲六尘之中,应抱持一种不贪不拒的中道态度,时时返观自省。

  第二篇 三毒五盖

  壹 三毒五盖的定义

  “五欲六尘”是攀缘外境所引起的魔障,对治之道,应该从内心去寻找真正的原因;“三毒五盖”是从内心的意念所产生的魔障,一切的魔障都因此而起。

  三毒,指贪、嗔、痴三种根本烦恼,因为它们荼毒众生身心甚剧,妨害修道,所以称之为“三毒”。又因为能起惑造业,使众生身心感到逼迫热恼,犹如火烧,所以也称为“三火”。此外,由于能病恼有情,坏出世善心,令众生长劫受苦不得出离,所以又称为“三病”。

  五盖,指贪欲盖、嗔恚盖、惛眠盖、掉举恶作盖、疑盖五种烦恼,因为能覆盖学道者的清净本性,令善法不生,所以称为“五盖”。

  贰 三毒的内容

  一、贪

  贪又作贪欲、贪爱、贪著,略称欲、爱。是对于自己所喜爱的外境,生起染污的耽著心。

  在经典中有许多形容贪爱的譬喻,可帮助我们了解贪爱的毒害:

  1.贪爱如水:“水能载舟,也能覆舟”。水能长养身心,是维持生命不可缺乏的要素;水,也具有迅速的渗透力,能很快地浸染物体。贪爱就像水一样,能产生强大的力量,渗透内心,滋养恶法的生长。

  2.贪爱如瘴疠:住在湿热的山林,容易受湿热的瘴气侵害而生病。如果常常生活在贪爱欲求中,不知觉醒,身心就会受到逼恼,甚至丧失生命。

  3.贪爱如瀑流:在湍急的瀑流中行船,不但难以渡过,而且随时有灭顶之虞。贪爱如同瀑流一般,能溺惑人心,将我们的善根漂失,使我们流转在生死苦海中,不得到达彼岸。

  4.贪爱如轭:把轭架于牛马的颈上,可以方便驾驭。如果我们不能知足常乐,就会被贪爱的轭所驾驭,身心在恶业的牵引下,不得自在。

  贪爱通于三界,依断惑的程度,可分为下列两种:

  1.欲贪:是欲界的贪爱烦恼,性属不善。欲贪又分为淫欲贪与境界贪两类。

  2.有贪:是色界和无色界的禅定贪爱,性属有覆无记;因为过患甚微,作用很弱,所以不会招感果报,但是能障圣道。

  贪爱的习性不但使我们的心终日攀缘外境,产生许多痛苦,而且障覆修道,使我们不能渡生死流,所以,学佛修道应戒除贪爱。

  二、嗔

  嗔又作嗔恚、嗔怒、恚、怒。是对于违逆己意的有情生起憎恚,而使身心恼热的精神作用。

  嗔恚烦恼属欲界所独有,在色界、无色界没有嗔恚的烦恼。

  “一念嗔心起,百万障门开。”社会上多年的好友,由于一点芝麻小事而反目成仇;亲密的夫妻,因为一言不合而各奔东西;一句不顺心的言语,使人大动干戈,落得家破人亡;一个不经意的白眼,招来杀身之祸……,这些都是嗔心炽盛所带来的不幸与灾难。古德有云:“嗔火滔滔,烧尽功德林。”即使我们积集了多少的功德,嗔心一起,就像烈火一样,将过去努力修行的心血都焚烧殆尽。所以,在佛教的经典中,常常教诫佛弟子们应戒嗔。《增一阿含经》卷十四说:“诸佛般涅槃,汝竟不遭遇,皆由嗔恚火。”《大智度论》卷十四说:“嗔恚其咎最深,三毒之中,无重此者;九十八使中,此为最坚;诸心病中,第一难治。”菩萨戒中也特立嗔戒以为警惕,《梵网经》卷下记载:“若佛子自嗔、教人嗔、嗔因、嗔缘、嗔法、嗔业,而菩萨应生一切众生中善根无诤之事,常生悲心,而反更于一切众生中,乃至于非众生中,以恶口骂辱,加以手打,及以刀杖,意犹不息,前人求悔,善言忏谢,犹嗔不解者,是菩萨波罗夷罪(极重罪)。”

  三、痴

  痴又称为无智、无见、无明、非现观、惛昧、愚痴、黑闇、不觉。是愚昧无知,不明事理的精神作用。佛典中常以“无明”二字来代替以上诸辞,并有多种分类。例如《大乘起信论》将无明分为根本无明、枝末无明二种:

  1.根本无明:又作无始无明、元始无明。是诸烦恼的根本,因不了达真如的道理,而忽然起动差别对立的最初一念。例如惑、业、苦三道,都是以此极其细微的最初动念之心为根本,而有惑、业、苦缠缚的因果关系

  2.枝末无明:是依于根本无明而生起的粗显的种种烦恼。

唯识宗根据种子与现行的关系,将无明分为随眠无明与缠无明:

  1.随眠无明:指无明烦恼常随逐著众生,隐眠在第八阿赖耶识中的无明种子,称为随眠无明。

  2.缠无明:指无明烦恼缠缚著众生的身心,而使众生不能出离生死苦海,所以称为缠无明。

  佛典里常以无明喻父,贪爱喻母,二者和合而生我执,使众生起惑造业,流转生死,无有出期。

  参 五盖的内容

  1.贪欲盖:指贪爱五欲妙境,能使众生心性迷惑,令善法永不生起。

  2.嗔恚盖:指嗔恚能令人于违情的境上生起怨恨,因为愤怒相续,而盖覆我们清净的心性。

  3.惛眠盖:又称睡眠盖,全称“惛沉睡眠盖”。指惛沈和睡眠令心性昏沉暗塞,而忘失正念。因为二者都是以暗昧为性,所以并列为一盖。《修习止观坐禅法要》说:这种睡眠盖最为严重,因为“诸余盖情觉故可除,睡眠如死,无所觉识,以不觉故,难可除灭。”因此,学道者应愤发精进,去除惛眠的习性。

  4.掉举恶作盖:掉举,指心躁动不安,是“惛沈”的对称。恶作,与悔同义。恶,是厌恶;作,是所作。恶所盖,是忧悔厌恶过去所作的事,能障禅定。两者都是因为想到亲属、国土、不死,以及忆念往事而生起,所以合并为一盖。

  初学佛者,因为过去躁动的习气一时难消,在习禅修定的时候,就会妄想纷飞,因此坐立不安,当杂念好不容易消除了,定下心来,又开始忆想往事,产生种种追悔,如果悔箭入心过深,就会使心神不宁,覆障修道。因此,掉举恶作是修道者应力求泯除的习气。

  5.疑盖:对于佛法真理犹豫不决,因而覆盖清净的心性。疑对于修道障碍之深,可以从经中的譬喻看出:

  (1)疑如刺:疑惑危害善根,犹如毒刺一样,能够伤人。

  (2)疑如根:疑惑深入心中,好比老树的根深植于地,根深蒂固,盘根错结,不易拔除。

  (3)疑如网:疑惑之情交织,有如大网一样,罩住信心,覆盖正法,牵绊众生,使不得出离。

  经云:“佛法大海,唯信能入。”“信为道源功德母。”疑能覆盖清净心性,使我们退失信愿,无法趋入正法,依之修行。所以,修行要趣,首先必须对佛陀的圣言量断疑生信。

  肆 三毒五盖的对治方法

 《中阿含经》卷十〈食经〉中,佛陀曾说:众生以爱为食,爱以无明为食,而无明又以五盖为食,乃至不信以闻恶法为食。譬如大海以大河为食,大河以小河为食,乃至山岩溪涧以雨为食。其中,“食”有牵引、长养、持续的意思。由经文我们可以了解:三毒五盖的相续发展,是长养恶业,持续轮回的原因所在。学佛修行就是要从根本上著手,杜绝心灵毒品的来源,拨云见日,使自性的光辉得以显露出来。

  诸经论中,对于三毒五盖的对治方法多有阐述,大致说来,可归纳如下:

  1.以不净观、布施行对治贪欲。

  2.以慈悲观、忍辱行对治嗔恚。

  3.以因缘观、智慧行对治愚痴。

  4.以无常观、持戒行对治惛眠。

  5.以数息观、禅定行对治掉悔。

  6.以坚信三宝对治疑惑。


  第三篇 生死烦恼

  壹 生死的过患

  “生死事大,无常迅速。”生死是修道人最大的魔障,因为有生,我们就必须为了生存,面对人生的诸多诱惑与困难;因为有死,不但中断了修行,在生离死别的时刻,往往因为爱念深重,而干扰情识的思维,成为往生善道的绊脚石。

  为了惕励大家能够精进修道,超越生死魔障,佛教经典以许多譬喻来形容生死:

  1.生死如泥:指众生踏入生死的沼泥中,如果不知自觉,就会沉溺其中,难以出离。《俱舍论》卷一说:“生死泥者,由彼生死是诸众生沉溺处故,难可出故,所以譬泥。”

  2.生死如长夜:指在漫长的黑夜里,我们将梦幻视为真实,直到天亮醒来,方才觉知梦境的虚幻。无始劫来,众生在生死轮回中不知万法皆空,因而起惑造业,好比久处长夜,不知觉悟

  3.生死如海:指众生轮回流转,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忽而上升天道,忽而堕落畜类,仿佛在无边无际的生死苦海中载沉载浮一样。

  4.生死如云:生死魔障遮覆本性,好像浮云覆盖日月一样。《无量寿经》卷下说:“慧日照世间,消除生死云。”

  5.生死如轮:指众生以惑、业、苦三者展转相因,有如轮子一样,在生死中流转不已。

  6.生死如园:指生死界好像公园一样,是凡夫喜好游历的处所,也是菩萨乐于游化的处所。

  贰 生死的种类

  生死轮回,对众生而言,是一件非常无奈的事,有些人初学佛,便一天到晚将“了生脱死”挂在嘴边,不知道广结善缘,积福修慧,只求往生自了,结果不但自己无法获得佛法的实益,也使他人误以为佛教是消极避世的宗教。其实,这是一般人对于生死存有狭碍的观念所造成的误解,认为众生只有肉体的生死,而不了解精神上生死的重要性。佛教将众生的生死分为两种:

  1.分段生死:指三界众生由于烦恼而轮回六道的生死。众生由于每世所招感的果报不同,而有形貌的差异、寿命的长短等区别,称为分段身。受此分段身后,必有一期生命的结束,所以称为“分段生死”。

  2.变易生死:指三乘圣者因悲心、愿力而来此世间所受的生死。三乘的圣者,已跳出三界外,结束了分段生死,但是因为修道的结果,迷惑烦恼渐减,智慧、圣果渐增,这种迷悟的迁移,感得意境的升华,每一期都不相同,由前期移入后期的变易,恰好一度生死,所以称为“不思议变易生死”。

  由这二种生死的意义可以得知,无论是分段生死或变易生死,唯有精神上的层层超越,才能使我们摆脱肉体上的生死,循序渐进,趣入圣道,乃至成佛证果。而要“了生脱死”岂是易事,若非累劫精进,积集深厚的福慧资粮,又何以成就!

  参 烦恼是造成生死的主因

  生死轮回诚然是修道者的大患,而生死的根本原因,是因为我们造作无边无际的烦恼。

  烦恼,梵语klea,是一切能污染扰乱有情身心的精神作用。由于能够使众生迷惑事理,妨害觉悟,所以又称为“惑”。

 《成唯识论》卷八说:“生死相续,由惑业苦。发业润生烦恼名惑,能感后有诸业名业,业所引生众苦名苦。惑业苦种皆名习气。”烦恼之所以会造成生死过患,是由于它既能够招感业力,又可以引发未来的生死果报,因此这二种作用称为“发业润生”。好比植物落下的种子,还需要水份的滋润,才能长出嫩芽。众生因为迷惑事理而造成恶因,所种下的业因种子,再经过烦恼水的滋润,就会产生力量,招感苦涩的恶果,逼恼众生的身心。如此一来,烦恼(惑)、业(行为)、苦(苦果)展转相因,循环不息,就形成有情无量劫以来的生死轮回。

  佛陀为了使众生认知断除烦恼的重要性,于是从各种不同的立场来说明烦恼的种种害处,烦恼因此有许多异名:.

  1.随眠(anuaya):潜在的烦恼随逐众生,眠伏在深层的意识里,以极微细的活动型态,在不知不觉中扰乱有情身心,所以称为“随眠”。

  2.缠(paryavasthna):指烦恼在起现行时,缠缚清净心性,能妨碍修善,所以又名“缠”。

  3.盖(varaa):因烦恼覆障遮盖善心,所以称为“盖”。

  4.缚(badhana):指烦恼束缚众生身心,并且招感苦果,使众生不得自在。

  5.漏(srava):漏,有流注漏泄的意思。众生因为烦恼,常由眼耳鼻舌身意六根门头漏泄过患,又于生死中流转于三界,所以称为“漏”。

  6.取(updna):因为欲贪等烦恼炽盛猛烈,使得六根不断驰求执取外境,所以称为“取”。

  7.系(grantha):烦恼将众生系缚于迷惑的世界,使身心不得自由,所以称为“系”。

  8.使:指烦恼能驱使有情在生死中流转不已,所以称为“使”。全称为“正使”,是现起烦恼的主体。

  9.垢(mala):指烦恼能污秽众生的心性,所以称为“垢”。

  10.轭(yoga):指烦恼能牵制众生,使不能出离生死,所以称为“轭”。

  11.结(samyojana):又作结使。结,是系缚的意思。指众生被烦恼系缚在迷境里,而无法出离生死之苦,所以称为“结”。

  12.暴流(ogha):大水暴涨时,可漂流人畜、房屋等。烦恼来时,有如洪水一般,能流失众生的善良品德,所以称为暴流或暴河。

  13.尘垢:尘埃能附著于他物,并予以染污。烦恼能附著于心上,垢染清净心性,所以称为“尘垢”。

  14.客尘(akasmt-klesa):又作客尘烦恼。烦恼本非心性固有之物,而是因为迷于事理才生起的,所以称为客;又因为烦恼能污染清净心性,犹如尘埃能染污万物,所以称为尘。

  15.稠林(gahana):指众生的烦恼,交络繁茂,有如茂密的森林,所以称为“稠林”。

  16.尘劳:烦恼能染污心性,使身心劳顿,所以称为“尘劳”。

  肆 烦恼的种类

  佛教常以“八万四千”的法数,形容烦恼种类之多,不胜枚举。随著时代的进步,烦恼更是有增无减,例如有了汽车代步,就有塞车、抛锚等烦恼;随著电脑的发明,又有了“中毒”、“故障”等新的烦恼应运而生。尽管烦恼与日俱增,就烦恼的作用而言,众生根本上的烦恼是不变的,佛教将这些根本烦恼归纳为六种: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、见,称为“六根本烦恼”,也叫作“本惑”、“根本惑”,所有的烦恼都是从这六种烦恼衍生出来。贪、嗔、痴、疑在前面几章中已作说明,此处不再赘述,仅就“慢”、“见”略述之。

  慢,指与他人较量优劣,而生起轻蔑他人的心理。《大毗婆沙论》卷四十三将慢分为七种,称为“七慢”:

  1.慢(mna):对于不如己者,认为自己较为殊胜,或对于与自己同等者,认为不过与自己同等,而生起贡高我慢的心理。

  2.过慢(ati-mna):对于与自己同等或胜过自己的人,硬说自己胜过对方。

  3.慢过慢(mnti-mana):对于胜过自己的人,反认为自己胜过对方而妄生慢心。

  4.我慢(atma-mana):是七慢的根本慢,即对于五蕴假合的色身,内执有我,

  认为所有人都不及自己;外执我所,认为凡我所有的,都比别人所有的高明。

  5.增上慢(adhi-mna):对于尚未具有的殊胜德性,或尚未证得的果位,认为自己已经拥有或证得。

  6.卑慢(na-mna):对于极优越的人,却认为自己只有稍微不及;或虽然承认他人的高胜,却不肯虚心向对方学习。

  7.邪慢(mithy-mna):自己无德无能,却认为自己有德有能。

  见(di),是先从眼见,经过推想、决定后所产生的思想见解。又分为正见、不正见。正见,指能够如实了知世间出世间因果、清净染污法者,称为正见。不正见,指昧于世间出世间因果的邪恶见解。不正见是烦恼的根源,分为五种,称为“五见”:

  1.身见(sat-kya-di):又称为萨迦耶见、有身见、伪身见、坏身见等。指不知色身是五蕴和合假有,而执著实有我身,生起我、我所有的知见。

  2.边见(anta-graha-di):又称为边执见。指偏执一边的极端见解,例如说世间是常、是断、是有边、是无边;主张色身与心灵是同、是异;或认为如来圆寂后是有、是无等学说都属于边见。

  3.邪见(mithy-di):指否定四谛因果道理的见解。抱持邪见者,不惧恶,不行善,在五见中最为邪恶。

  4.见取见(drsti-parmarsa):执著错误的见解以为真实。

  5.戒禁取见(sila-vrata-parmarsa):执著不正确的戒律,以为可以达到解脱或升天的果报,这种错误的执著见解称为戒禁取见。

  五见与六根本烦恼(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、恶见)的前五项合称为“十根本烦恼”,又称为“十使”。五见具有推崇探求的特性,作用猛烈,所以又称为“五利使”,相对于五利使而言,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的推求则较为钝拙,所以又称为“五钝使”。

  随著根本烦恼而起的从属烦恼,则称为“枝末烦恼”,或“随惑”、“随烦恼”,具有染污的作用。

  就修道的阶段而言,佛教各宗派对于烦恼有各种不同的划分方法,然而其理如一,可触类旁通。今举下列四种烦恼以为代表,其他各宗派经论中所说的烦恼,大都是这四种烦恼的异名或衍生。

  俱舍宗与法相宗将烦恼分为“见惑”与“思惑”两种,称为二惑。

  1.见惑:指因迷于真理,而使意根对于法尘所起的邪见烦恼,在见道时能够断除,所以称为“见惑”。例如:身见、边见,邪见、见取见、戒禁取见等五利使,属于见惑。

  2.思惑:因为迷于现象而生起,是五根缘五尘六欲等事相,经思惟作用而留在心上的烦恼,所以称为“思惑”。又因为是修道时所断的烦恼,所以又称为“修惑”。

  例如: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等五钝使,属于思惑。

 “见惑”与“思惑”能招感三界的分段生死,是声闻、缘觉、菩萨三乘所共断的烦恼,所以又称为“通惑”。天台宗将“见惑”与“思惑”合称为“见思惑”,并且另立界外的“尘沙惑”与“无明惑”,三者合称三惑。

  3.尘沙惑:指障碍菩萨教化众生的界内外习气,比喻此惑障如尘沙之多,故称尘沙惑。菩萨在断见思惑以后,容易著于空观,不能进一步了知众生无边的差别相,所以又称“空惑”。

  4.无明惑:指迷于中道第一义谛的烦恼,是烦恼的根本。声闻、缘觉不知其名,唯有大乘菩萨定慧双修,万行俱足,才能够断此烦恼。

  伍 结语

  生死诚可畏,烦恼祸更深!《六祖大师法宝坛经-行由品》说:“世人生死事大,汝等终日只求福田,不求出离生死苦海,自性若迷,福何可救?”烦恼,就是迷惑自性的魔障;烦恼,就是生死流转的根源。我们要解脱生死的束缚,就要依照佛法的指示,精进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