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云大师:名利如浮云,还是放下好

编辑: admin 分类: 星云法师 发布时间: 2022-01-11 来源:互联网

  拥有多少,有何标準?有钱人尽管名下拥有许多高楼、土地、黄金、股票,但日夜畏惧,睡不安稳,比起读书人知足常乐,以天下为己任,心怀众生,你说谁拥有的多呢?

  ——星云大师

  佛家强调清心寡欲,淡泊名利,星云大师则把名利都看成天空中的浮云、秋风中的沙子、大江中的水流。他说:“吾人的一生空空而来,空空而去;吾人的财物也应空空而得,空空而舍;对于世间上的一切,拥有空,用于实,岂不善哉。”

  正所谓:“良田万顷,日食几何?华厦千间,夜眠几尺?”即使生前万般积聚,富可敌国,但是到了死后,不过仅得数尺葬身之地,所以说,世间的一切功名财富都是过眼烟云。

  唐朝某年间的一个清晨,在润州西北的芙蓉楼上,来了两位士人。他们一位是大名鼎鼎的诗人王昌龄,另一位则是他的朋友辛渐。

  昨夜的漫江寒雨现在渐渐停了,寒雨增添了几分萧瑟的秋意。两位朋友在这个清冷的地方,面对着滚滚流去的长江水,互相交谈着。王昌龄说:“辛兄,这次一别,不知何日再能见面啊。”塬来,辛渐要从这裡渡江北上,取道扬州到洛阳去,现在船已经停泊在岸边了。

  辛渐说:“昌龄兄情深义长,你从江宁送我到润州,昨晚在这裡为我饯行,今天又来送我,叫我如何报答呢!这回我们谈得畅快,使我明白了这些年来你受到的委屈和折磨。希望你放开胸怀,好好保重自己!”

  王昌龄曾因不拘小节,受到当时某些人的批评指责,甚至进行无中生有的诽谤。为此, 几年前他就被贬官岭南,然后又被任为江宁丞,终是屈居在下级官吏的行列中,对此王昌龄淡然处之。此刻,他感到惆怅的倒是辛渐走后,自己又少了一个知己。辛 渐知道,王昌龄在洛阳有不少亲友,他们也一定听到了外界不利于王昌龄的非议。他便关心地问:“昌龄兄,我去洛阳,你有什么话要我带给那边的亲友吗?”

  王昌龄昂起头,目光炯炯地说:“有!因为要给你饯行,我做了一首诗。”于是,他对着浩浩江水,朗声吟诵题为《芙蓉楼送辛渐》的诗:

  寒雨连江夜入吴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洛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

  辛渐被感人的佳句打动了,连连赞道:“好诗!好诗!‘一片冰心在玉壶’,这表明你 始终坚持自己清白自守的节操,多么高尚,令我钦佩!这句诗,足可告慰你在洛阳的亲友了。我也很高兴,因为你的大作对我无疑是一件难得的珍宝!”两位朋友再 次珍重道别,辛渐登上了江边的船,扬帆而去。岸边的王昌龄,遥望远处矗立的楚山,觉得自己也像楚山那样孤零零的。

  追求自身的高洁,用淡泊的心怀看待世事,这是高超的做人和处事的哲学。自己内心纯洁,就不怕别人的恶意诋毁和诽谤;抱着淡泊的胸怀,名利如浮云一般,入不得耳目,扰不了心志。只有这样,人生才踏实、充实。

  正所谓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名利就像是一副枷锁,束缚 了人的本真,抑制了对于理想的追求。现代人生活在节奏越来越快的年代,成就感的诱惑始终存在,有太多的诱惑,太多的欲望,也有太多的痛苦,因此我们身心疲 惫不堪。一个人要以清醒的心智和从容的步履走过岁月,在他的精神中就不能缺少气魄,一种视功名利禄如浮云的气魄。

  不拘于物,是古往今来许多人一生的所求。视功名利禄如浮云,不必为过去失去而后 悔,不必为现在的失意而烦恼,也不必为未来的不幸而忧愁。抛开名利的束缚和羁绊,做一个本色的自我,不为外物所拘,不以进煺或喜或悲,待人接物豁然达观, 不为俗世所滋扰。烦恼和羁绊都是由于自己的不能舍弃或是看得太重而引起的。人生于世,无论君子、圣贤、雅士也好,还是小人、俗人、凡人也好,谁也不可能无 所谓的舍弃。俗人爱财,难道君子就不需要了吗?圣贤如果没了一日叁餐,他也要去赚钱的,但不要执着,要懂得放下。拿得起放得下,这才是对俗世的淡泊。

  人一旦有了一份淡泊的心境,少了几分对名利的追逐,人生就会多几分自在、几丝温暖、几分快乐、几般快慰。淡泊胸怀,独善自身,人生便不受困扰,心神才会一片安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