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云法师面对毁誉感慨:弱者!你的名字叫“和尚”

编辑: admin 分类: 星云法师 发布时间: 2022-01-11 来源:互联网

编者按:星云大师,台湾佛光山开山宗长,以弘扬“人间佛教”为宗风,致力推动佛教教育、文化、慈善、弘法事业,对佛教制度化、现代化、人间化、国际化的发展,可说厥功至伟!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杰出的宗教领袖,在七十余年的弘法生涯中,却屡屡招人误解。有人认为和尚不该有朋友,不该坐汽车、不该有手表,不该迎接政治人物,为此,星云大师撰文感慨:弱者!你的名字叫“和尚” !

二十八日甫结束来台访问的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先生,十多年来专职处理两岸事务。我与他相识,是最近十年来我到大陆建寺,才有所往来。

期间,我曾多次到大陆,有一次承他专程从北京到上海,我们晤谈甚欢;之后,我应邀到海南岛参加观音像开光,他也前往与我相谈许久;两年前,我到湖南长沙参加“一笔字”展出,他也飞往长沙,就如故人重访,友谊当然更加深厚。

陈先生之前三来台湾,虽未能越过浊水溪,但他都用电话与我联系,希望有机会南下高雄,到佛光山参观。这次他第四度到台湾,虽然是带着经贸参访团,但行程中也安排到佛光山访问。

不谈两岸的关系,就说我们十年相交的情谊,我创建佛光山,他专程而来,我能不欢迎吗?我站在朋友立场以礼接待,对此,有些网络所发表的个人文章责怪我,说“和尚穿着袈裟迎接大官”等诸多不是,我想请问:和尚,难道就没有朋友吗?

也许你要说:他是政治人物!过去释迦牟尼佛迎接频婆娑罗王与波斯匿王,他也不应该吗?现在梵蒂冈的教宗迎接各国元首、大官及重要人士,他也不得体吗?

和尚,并没有被褫夺公权,他和每个公民一样,难道他连接近朋友的自由都没有吗?这就如同我从童年出家,活到现在八十多岁,走过七十多年的出家岁月,我曾在长途旅行的火车上看报纸,旁边的乘客讥讽说:和尚也看报纸啊!

五十多年前,台湾很流行用钢笔写字,我也有一支不是很好的钢笔,见者也说:和尚也用钢笔!用钢笔有罪吗?甚至现代人提倡守时,我在多年前因为弘法行程繁忙,怕忙中误时对不起信众,因此种种的节省才买了一只手表,见者也质疑:你们和尚也带手表吗?我在台北国父纪念馆连续三十年,每年固定举办三天的讲演,有多次从高雄乘坐汽车赶到国父纪念馆,下车时,多次听到一旁的人议论:和尚还坐汽车喔!

我从高雄到台北讲演,不坐汽车,难道要我走路走一个礼拜吗?诸如此类的种种闲言杂话,过去数十年来我都不计较,总当成是在修行“忍辱波罗蜜”,甚至自己也观想:感谢这许多讥讽我的人,他们的批评正是替我消灾。

于是就这样,一天又一天,一次又一次,我都默默的忍受下来,如今回首人生路,七十多年的出家岁月,多少政治的迫害、同门的打压、社会的误解,以及许多不实的批评和屈辱,都像云烟一样,轻飘飘的过去,还有什么不能忍耐的吗?

然而这一次陈云林先生来访,事后徒众告诉我,媒体报导多数都持正面看法,尤其对于我送给陈云林“情义人生”四个字,舆论更是多所赞美,认为人间应该要有情义;只不过仍有少数人发出一些杂音,认为出家人不应该迎接政治人物。

由此不禁想到,佛教里多少的和尚,他们都与我有同样的命运;为了万千的佛门同道,以及台湾多数的佛教信徒,虽然个人毁誉不计,但在自我忏悔之余,还是不免从内心发出深沉的感慨:弱者!你的名字叫“和尚”!